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禅博客

旅游心情、风光摄影

 
 
 

日志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2013-02-16 21:0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择了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心情,我们来到了三清山,三清山是道教名山,这里风景秀丽,是我和老公早已向往已久的地方。

   合适的时间是春节放长假;合适的地点是选择了去三清山;合适的心情当然是因为“爆竹声中一岁除”心情当然无比的休闲。

   汽车奔驰在群山峻岭之中,弯弯曲曲的高速公路拉住了连绵起伏的群山,无数条薄纱般的气雾在幽谷中冉冉升腾,渐渐散逸,环绕升腾舒卷,袅袅娜娜,幻化成各种造型,呈现出千种丽姿万般美态。

  春节的大年初二早上8:00从家中出发,不知不觉,晚上六点钟到了三清山山下,因为是春节,外地来旅游的人不多,倒是这里的农家乐,家家门口都挂着红红的灯笼,你随便敲一家的门,人家都会把你让进屋,然后做饭、吃饭、住下。彼此之间不用寒暄,似乎很早就认识一样,很淳朴的乡情。

  第二天早上,天空仍然是云不开,雾不散,甚至挂着银丝般毛毛雨,远处云团、雾霭、腾挪肃然,扑面而来的群峰在如纱的雾中隐现。老乡说今天算是好日子了,你们赶快上山吧。

 看长空温润似玉,无垠无限,一道道白绢似的云雾将深邃陡峭的摩天绝壁遮成了欲断还连的上下两段;怪石云列、林峦深壑,青绿山水,静美地悬挂在天边。天地造化果然不同凡响。 
   我们往南清园景区走去,虽没有想象中的高危峥嵘,但在静寂中尽情体味空谷足音的韵味却依然是我们所喜欢的。看着无数条炊烟般的气雾在幽谷中冉冉升腾,渐渐散逸,呈现出千种丽姿万般美态。当我们登山三清山的最高点—玉皇顶时,看到了这里的松树直接扎根于光秃秃的山石之上,真是称一绝;而这些松树都是成双成对,又是一绝。其实,它正好符合道教“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故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道理,难怪三清山被誉为道教文化的露天博物馆。

 在此,尤其是端庄秀美的“司春女神”和昂首向天的“巨蟒出洞”以及惟妙逼真的“观音听琵琶”、“三龙出海”、“狐狸啃鸡”、“企鹅问天”这些绝妙美景,特别是女神端庄地坐在那里微闭双眸凝神微笑着,一条巨蟒腾空而起昂首而立向着苍天咆哮不停,好凶猛的恶性,一句话:很美。

 我们走在阳光海岸,哪千峰万壑尽收眼底。真的风也飒飒,雾也潇潇啊,颔首下望,脚下峦嶂翼然直起,谷下深不可测,松涛轰然,让人推栏却步,云海雾宇中,诸峰兀然而起,互不牵连,又互相映衬,峰上有峰,峰外有峰。好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句话:壮哉。

之后我们来到了到三清宫。相传东晋年间葛洪与李尚书“结庐炼丹”修道于三清山。明改称三清宫。现三清宫为明代所建,坐南朝北,整个殿内梁、柱、墙、池、门以花岗岩琢磨铺造为主,镶嵌得严丝密缝,是古代建筑艺术的精品之一。宫门上方悬挂清同治八年立“三清福地”匾额一块。三清宫因前殿供奉道教三位尊神——太上道君、天宝君、太上老君。但我觉得这里的香火不够旺,在此朝拜的信徒也不多,其建筑和现在的楼宇相比也略显逊色,可能也就是这种含蓄的美和不事张扬的性格才让他流传千古。一句话:厚重之美。

  当我们来到了西海岸时,已接近下午2:00,据说这里是三清山最为开阔的景区,平均海拔1600米。三清山曾经三次被海水淹没,西海岸就是当年的海岸线。景区南起浏霞台过后50米的叉路口,北至三清宫景区的涵星池,游线大约4公里,游步道由一条全国最高、最长的高山栈道构成。身临西海岸,在悬崖绝壁之上闲庭信步,远观壮阔云海、恢弘晚霞、连绵群峰、幽深峡谷。一句话:美哉。

 漫步在无边的云海之中,看着这一边是悬崖绝壁,一边是幽深的峡谷,远处是连绵群山,近处雾茫茫的美景,有一种无可言表的心情,返回来的路上,看到有人坐着轿子,晃晃悠悠地欣赏三清山;抬轿子的人气喘如牛,挥汗如雨;一些人游人跟着导游,观着三清山的美景。坐轿子的,这些挑夫,游客,导游,他们对三清山的感受可能不一定不完全相同。人生不也如此?爬在山腰的,爬到山顶的,还在山脚下准备爬的,人生百态,其实我们都在爬自己的人生山峰,只要你努力了,人生就无遗憾了。

 东晋葛洪能在三清山潜心炼丹,理学大师朱熹能在三清山结庐讲学19年,一代名丞王安石、大文豪苏轼、旅行家徐霞客等难以数计的先贤名哲能来三清山题笔抒怀,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2013年2月13日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云里 雾里 三清山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