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禅博客

旅游心情、风光摄影

 
 
 

日志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2013-10-17 20:3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3日上午,当我们把塞罕坝的风光美景全部装到心中、眼中和相机里后,我们继续向承德避暑山庄进发,一路群山连绵,饱览燕北美丽的秋日风光,本可以早些到目的地,但是,在距避暑山庄20公里时遇到堵车(许多外地慕名而来旅游的汽车被当地的拉土车挤在了路边),两个小时才走了三公里,终于在天黑前来到了避暑山庄前,并找地方住下。

    我们在门口转了两趟,望着一圈连绵起伏,直通山间的围墙,酷似一座古城,真想像不出这里面有多大,更想像不出数百年来这儿发生的牵连着亿万民众命运的故事有多少。

    在“丽正门”的门口,望着这小小的门楼,感觉缺乏了一些皇家的威严。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跟随大批的游客进了里边时才了解了它的内涵。看见门前匾额上悬挂着康熙皇帝的御笔“避暑山庄”,奇怪的是那“避”字右边应是“辛”字,康熙爷把“辛”字多写了一横,成了错字。好好的字多加一横到底是笔误还是另有用意呢?听着那一队队导游的介绍:“此是避暑之避,不是避难之避”。不知康熙皇帝说这话时是什么心态,总之是一语成谶。他的后代,嘉庆之死虽不是为了避难,那咸丰皇帝确实是为避难死在这里的。

    这是一座集宫、苑于一体的皇家园林,分为宫殿区和苑景区两大部分。整个宫殿建筑青砖灰瓦、木柱古朴,不施彩画,但用料及其考究,多少反映了清初的统治者励精图治,不事张扬的精神。

    苑景区就是宫廷的后花园,分为湖区、平原区和山区。湖区旧时有温泉,东南部宫墙出五孔闸引出一条世界上最短的河流——热河,故而承德又称热河。

   在这座皇家园林里,楼台殿阁,寺观庵庙等古建筑就有120多组,其中康熙皇帝以四个字(如“水流云在”)命名的有36景,乾隆皇帝以三个字(如“烟雨楼”)命名的又有36景,合称为“康乾72景”。前后历经89年,将一处山间盆地,连同周遭的群山,用10公里长的围墙圈起来,终于建起了避暑山庄。

    于是,凡是皇帝上的了眼的东西,都囊括其中。如;藏在深山金丝楠木,苏州的沧浪亭、嘉兴的烟雨楼、太湖的石、杭州的塔,等等,被依葫芦画瓢地复制到这片山光水色之中

    站在万千尊贵的宫殿中,感觉皇帝就像一个被众人宠坏的孩子。据说皇帝乾隆要一个“日月同辉”的景,于是,匠人们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在作为照壁的假山上掏出一个月牙形的洞,阳光照进来,就成了漂浮在池水上的一弯新月,实现了皇上“日月同辉”的梦想。

    于是,这些皇亲贵胄、八旗子弟的夏天生活就更加丰富了,康熙想到老祖宗们是在马背上打下的天下,希望后代能在马上保卫天下,在离这不远的地方开辟了一个“木兰围场”。每年他都会亲率皇子皇孙、王公大臣、各级官员上万余人来这木兰围场。把生命从深宫中释放出来,行围狩猎锻炼强健的体魄,以保持满人弓马骑射的传统。也是这样一位雄才大略而又强悍的君主,这位年轻的帝王铲除鳌拜、平定三藩,开疆扩土一举荡平四海,实现九州一统,缔造了中国封建时代最后一个太平盛世的皇帝后来,雍正、乾隆都来了,他们在避暑山庄这颗塞外明珠东望浩淼江海,南观细雨江南;北首大漠,西据黄沙。守住了大清国的万里风物

  同样是这里,道光皇帝也来了,咸丰也来了,但是他们父子都没有了圣祖康熙的文韬武略,特别是这位年轻咸丰帝就如同他父皇一样软弱在惊吓中仓皇逃往避暑山庄,在惊悸中龙御归天

    圆明园的熊熊大火烧毁了康雍乾三朝君主的苦心经营的绝代浮华,也烧大清帝国百年基业。当玉玺落到了那位那拉氏女人手里时,满清政权已堕落腐化。于是,她集全国之力在北京建立了颐和园,如果说避暑山庄是康熙大帝心中的“紫禁城”,那颐和园就是那拉氏心中“艳阳天,艳阳天,桃花似火柳如烟”的地方。

    在夕阳的余晖下,康熙大帝是否会抚摸着这荒草凄凄、暮鸭回翔、旧墙斑斑的城墙?是否站在城墙回望那“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的山庄?也许他就在那古老的宫殿,透过古老而厚重的大门向外望。是的,我们好像听到了他发出的那一声长叹。那长叹穿透了时空。

   世间只有时间是永恒的,“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三)一声长叹,回荡在百年山庄?——我们在避暑山庄 - 行者禅 - 行者.禅博客
                                                                                                                                                            2013年10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